百奥明中国无锡工厂开业典礼暨亚洲营养论坛隆重举行

百奥明母公司Erber集团和百奥明公司创始人Erich Erber先生、无锡市锡山区经济技术开发区领导、奥地利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处商务领事Christina Schoesser(薛珊)女士、奥地利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处商务副领事Lisa Kronreif(孔丽莎)女士、奥地利驻上海总领事馆商务处高级市场专员胡宗延先生、Erber集团CEO和董事会主席Jan Vanbrabant先生、百奥明公司CEO Hannes Binder先生、百奥明亚太区CEO Marc Guinnement先生、百奥明中国总经理安纲先生等领导和嘉宾,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养猪、养禽和养牛行业的业主、经理人、专业技术人员以及专业媒体500余人出席了开业典礼和亚洲营养论坛。

开业典礼在隆重、热闹的舞狮和鼓乐中徐徐拉开了序幕!百奥明公司创始人Erich Erber先生为舞狮点睛。沉睡的睡狮经Erber先生点睛后神采奕奕,预示着百奥明中国公司的事业将会蒸蒸日上!吉祥、欢乐、喜庆的舞狮,给百奥明中国公司带来了“开业大吉、财源广进”的祝贺!

随后,Erich Erber先生再次上台率先致辞。他在致辞中指出,今天对百奥明来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日子,我们在此共同庆祝百奥明中国无锡饲料添加剂工厂建成投产!百奥明无锡工厂采用了当今最先进的技术、最好的生产工艺和检测设备。生产安全卫生的食品是非常重要的,无锡工厂采用了最好的生产设备,包括质量控制设备和进行分子水平的检测设备。Erich说,经过不断的奋斗,百奥明终于由一条小溪汇集成水流湍急的大河——在世界范围内和中国范围内,百奥明已经成为针对饲料中有毒、有害物残留以及霉菌毒素进行检测的世界知名企业。

薛珊商务领事进行了致辞。她说:今天我很荣幸地代表奥地利联邦商会和奥地利驻上海总领事馆来参加百奥明无锡工厂的开业庆典!中国是奥地利在亚洲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也是奥地利的全球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是奥地利重要的投资目的地。在过去几十年中奥地利在中国的投资出现了迅猛增加,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奥地利企业走出去的愿望越来越强。本人作为奥地利经贸事业在华的官方代表,很欣喜地看到奥地利企业来华投资呈现出一种投资、长期发展、与中国市场共同发展的态势。百奥公司作为奥地利著名企业,是致力于长期投资、共同成长的最好例子:从一开始从事出口贸易,随着业务的增长在中国建立了自已的子公司,到今天的无锡工厂开幕,是在中国与客户共同成长的一个最好例子。百奥明公司是一家以科研与技术开发为背景的公司,在饲料添加剂行业拥有先进的技术和丰富的经验,以及与客户良好的关系,相信这会成为它在中国市场迅速成长的一个有利助手。作为在营养领域的一个知名企业,他们利用自已的产品来提高饲料的科技含量,最终的目的是服务于食品和人类。

随后,Erber集团CEO兼董事会主席Jan先生和百奥明中国总经理安纲先生先后上台致辞。安纲先生首先对在座的各位嘉宾对百奥明无锡工厂在建设过程中的关心和支持表示忠心的感谢!他说,客户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客户的需要是我们的生命线。南来北往,冬去春来,我们在中国已经超过了12个年头。在过去的12年中感谢你们对我们的支持和厚爱,使得我们能够走到今天,成为国内霉菌毒素领域、动物肠道健康领域的知名品牌。随后,安总向公司的客户、合作伙伴和经销商,以及为无锡工厂的建设付出辛勤劳动的公司员工表示忠心的感谢!安总随后说,无锡工厂的开业标志着百奥明中国翻开了新的一页!新工厂的开业,将进一步提升我们的服务能力,进一步拓展公司的产品系列,为客户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安总接着说:“新工厂不仅会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也将为向海外的各大市场提供符合更高质量标准的产品。新工厂将进一步提升组织保障能力,采用的是自动化、数字化的生产设备,所有的生产都录入计算机系统,当场可追溯。原材料管控实现条码管理,品质保证得到有效的管理。”安总说,公司还与Romer实验室合作,利用液质联用仪,45分钟内可以定量检测18种毒素;利用百奥明Spectrum380项目先进的液质联用设备,一次可定量检测380多种霉菌毒素,为客户提供精准以及客观的服务。

致辞结束后,百奥明公司创始人Erich Erber先生为百奥明中国首位合作伙伴广东源丰农业有限公司代表叶汉良副总裁颁发奖杯。叶总在获奖感言中说:“我们1998年就用百奥明的产品,当时百奥明中国公司还未成立,产品是从中国台湾的一家贸易公司购买的。”叶总补说,1998年前后到2002年左右,中国的猪饲料霉菌毒素问题比较严重,如果不用霉菌毒素脱毒剂,猪的生长很慢,而且还会出现其他的健康问题。好在百奥明的产品特别有效,用后再也不用担心猪的生长受到饲料中霉菌毒素的影响。感谢百奥明!

随后,开业典礼进入最激动人心的时刻!Erich Erber先生、Christina Schoesser(薛珊)女士、Jan Vanbrabant先生、Hannes Binder先生、Marc Guinnement先生、安纲先生、叶汉良先生等嘉宾走上主席台,来到启动台边,手握启动杆,协力打开标志着百奥明中国无锡工厂正式投产的开业画卷!同时,礼炮声在空中响起,这标志着百奥明中国开启了一个新的、辉煌的篇章!

典礼结束后,全体参会人员在百奥明中国公司员工的带领下,分批参加了无锡工厂的产品生产车间、样品检测实验室。

上午开业典礼后,全体嘉宾和参会代表返回无锡君来洲际酒店,参与2017亚洲营养论坛。百奥明公司,作为全球动物健康和营养的领导企业之一,自2005年以来,一直秉承两年一届的亚洲营养论坛的举办传统。自10月23日至11月1日,百奥明公司亚洲营养论坛,在亚洲达卡、德里、台北、无锡和东京等五个城市进行巡演,汇集全球行业知名专家,对生猪、家禽和反刍等行业热门话题和发展趋势进行深入探讨。

论坛正式开始前,百奥明全球总裁Hannes Binder博士进行了致辞。他在致辞中指出,Erich Erber先生在35年前创立百奥明公司时,就致力于推动动物营养事业,从那时起百奥明就有意在亚洲发展:1992年,百奥明第一家亚洲子公司马来西亚公司成立;2004年,百奥明第二家亚洲公司在上海成立。百奥明一直致力于发展,关注研发,并且将更多的资金投入所从事的事业。此次亚洲营养论坛将继续探讨去年在加拿大世界营养论坛上的议题——非常强劲的动物营养和动物蛋白质的需求将一直持续到2025年,届时亚洲将出现全球76%的蛋白质需求,毫无疑问中国也是一个重要的生产地。百奥明一直致力于帮助中国的动物养殖事业。为了确保成功,我们也会向大家提供一系列的工具。

比利时鲁汶大学营养和健康学教授Theo A. Niewold博士首先登台演讲,他围绕“来自使用抗炎性饲料和饲喂策略,完全可能实现无抗禽畜饲养”这一主题,与参会的代表进行了交流。Niewold博士在开场白中说:抗生素类生长促进剂在逐步退出舞台,不论原因为何,这是一个好事;为什么?因为它们常被用来掩盖潜藏的问题,只有当问题被直面而非粉饰时,才会有真正的进步。随后,他从“肠道是健康和生长的关键;营养,屏障;免疫系统的中心”这三个方面进行了展开。

在演讲的最后,Niewold博士对自已报告的内容进行了总结:一是炎症与动物的生长呈负相关;二是抗炎物质(AIC)能够促进动物的生长;三是研究应聚焦于抗炎物质和抗炎的饲料组成(去除促炎物质);四是应用生物标记物作为指示或诊断。最后他说:“植物确实含有具促进动物生长活性的抗炎物质,常见组分如某些脂肪酸,这能减少使用抗生素,并维持利润率。”

美国阿肯萨斯大学家禽学卓越中心名誉教授Robert F. Wideman博士第二个上台报告,他的题目是“益生菌替代抗生素用于治疗细菌感染所导致的肉鸡跛足”。

Wideman博士在报告一开始指出,“30日龄以上肉鸡跛行的常规发病率为1.5%,在有疫情暴发时的发病率可达到15%,因代谢的原因生长越迅速的肉鸡跛行疫情越严重”;随后他从“细菌性软骨坏死(Bacterial Chondronecrosis with Osteomyelitis,BCO)发病机理的当前假设”着手,由浅入深、循序渐进地讲解了BCO可能的发病机理,并利用分子检测(16S rRNA基因分析)手段发现了金黄色葡萄球菌、葡萄球菌、盲肠肠球菌、空肠肠球菌、粪肠球菌、大肠杆菌、沙门氏菌和链球菌等九十种细菌共同存在于骨和血液中,证明这些细菌与BCO的流行有关。Wideman博士根据Adnan Ai-Rubaye博士的肠道易位试验(四组:对照组、葡萄球菌组、肠球菌组和葡萄球菌+肠球菌组)获得的葡萄球菌组和葡萄球菌+肠球菌组肉鸡跛行发病率最高,由此推断葡萄球菌是引发BCO最重要的细菌。他在报告中还指出说:“用恩诺沙星通过饮水对肉鸡跛行进行治疗,一开始(35日龄)会有一定的效果,但经一段时间(50日龄)后效果就不明显,这说明细菌已经形成了耐药性”。Wideman博士随后详细介绍了细菌如何通过肠道屏障、血液循环,侵入到骨的生长板,并在此定植,最后引发BCO。正是根据这一发病机理,他解释了益生菌在防止BCO上的效果。

根据上图可知,益生菌预防BCO有一定的功效。但Wideman博士随后指出,并非所有益生菌均有效,有些益生菌并不能预防肉鸡的BCO。

百奥明亚太区产品经理,兼百奥明中国市场和技术总监关舒博士作了题为“霉菌毒素风险管理”的报告。关博士说,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均遭受到霉菌毒素污染的危害。霉菌毒素无色、无嗅、无味;另外,作物中霉菌毒素的含量差异相当大,即使是同一产区、类似的生产条件但不同作物,它们的污染也是不均匀的,这导致对其进行研究有很大的困难。关博士强调:为此我们做了大量的普查工作,从1996年起开始了“全球霉菌毒素监测计划”,到目前为止检测的样本一共超过66,000份。这些大量的工作在全球10个实验室完成,其中中国上海也承担着一部分的工作,今天建成投产的无锡工厂今后也会承担类似的工作。关博士说,霉菌毒素的检测主要采用高效液相色谱法,同时也采用快速的检测方法,如酶联免疫试剂盒(主要针对饲料原料的检测),公司还开发了一些新的检测方法,如串联质谱法,以进行多种霉菌毒素,包括隐蔽霉菌毒素的检测。

关博士补充说:“监测发现,由于气候上的差异,霉菌毒素在各作物产区的分布不均匀,污染程度也不尽相同。2017年上半年,北美、欧洲、南美霉菌毒素污染中呕吐毒素居第一位;在南美洲,除了呕吐毒素外,烟曲霉毒素也很普遍;在亚洲,以中日韩为例,霉菌毒素污染严重程度依次为呕吐毒素、烟曲霉毒素和玉米赤霉烯酮;而黄曲霉菌毒素,在南亚由于高温高湿以及东南亚如越南会存在一定的污染。我国最近几年的普查发现,除了特殊年份和某些中南产区外,黄曲霉毒素污染并不严重。”随后,关博士介绍了“2016年秋季玉米霉菌毒素污染规律、玉米存储半年后呕吐毒素变化规律和2012——2016辽宁吉林秋季玉米呕吐毒素变化规律”(图23、24)

关博士说,在进行霉菌毒素检测的同时,百奥明也很重视检测方法的研究与开发,如与世界顶级研究机构合作,开发了多霉菌检测方法,即“多霉菌毒素检测 380项目”,霉菌毒素的检测能力从项目开始时的9种(2005年)到目前的600多种(2017年)。

在谈到控制饲料中霉菌毒素风险时,关博士说,目前国家并没有对霉菌毒素风险控制产品霉菌毒素脱毒剂类饲料添加剂有强制性的标准,目前商业上销售的各产品都是各生产商按自行测定结果后提出的一些标准,因此很难区分它们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而欧盟在这方面做得比较早,在2005年时成立了相关工作小时,并确立了新增一类专门用于霉菌毒素脱毒的饲料添加,并为此进行立法。2007年发布了技术性指导文件,详细规定了霉菌毒素脱毒剂需要满足哪些技术指标才能在欧盟进行注册。关博士指出,根据这一要求,尽管目前全球有500多种脱毒剂产品,但获得欧盟批准的产品只有三个:针对黄曲霉毒素的双八面体蒙脱石、降解单端孢霉烯族毒素的菌剂Biomin® BBSH797和降解烟曲霉毒素的纯酶制剂FUMzyme®,因此目前只有此三个产品才能在欧盟27个成员国内销售。

在报告的最后,关博士介绍了当前霉菌毒素脱毒方面的最新技术——微生物和酶降解技术的原理以及产品的研发历程和最新产品:能够酶解呕吐毒素的Biomin® BBSH 797,酶解烟曲霉毒素的百奥明FUMzyme®,而针对玉米赤霉烯酮的Biomin®玉米赤霉烯酮内酯酶产品将于2018年3月份推出。

百奥明奥地利全球产品经理Daniel Petri博士随后上台作了题为“肠道健康的秘密”的报告。

他从“动物肠道生态系统,猪肠道菌群发展,家禽肠道菌群发展(图27),肠道微生物与功能(图28),耐恩诺沙星肠道菌群,肠道菌群、结构与生理功能、与免疫系统的相互作用,乳酸益生菌在孵化时和卵内的应用,肠道部位与动物生产之间的关系”等方面展开了报告。

注:第14天肠道菌群以分节丝状菌(Candidatus Arthromitus)为主,而乳酸杆菌占不大的比例,随后前后逐渐减少,后者逐渐增多,至第42天时,前者仅点很小的一部分,而后者占很大的比例,这标志着肠道已经达到较高的健康度。

注:由图可知,肠道乳酸杆菌的数量与肉鸡料肉比呈负相关,而禽致病性大肠杆菌与肉鸡料肉比呈正相关。

Petri博士说:“动物肠道生态系统是一个动态的复杂的生物生态系统,动物在出生或出壳时其肠道是无菌的,随后环境微生物快速定植,在某一时间点时达到一定的稳定性。肠道微生物菌群会受到应激、极端清洁、抗生素、突然更换饲料等因素的影响。”

Petri博士说,他们邀请了动物育种专家、动物营养专家和环境卫生专家一起讨论动物生命早期的肠道健康问题,达成的共识是如果在早期肠道菌群组成不合理,将会影响动物在后期的生产性能,且不可修复。他随后例举了用乳酸杆菌益生菌在出雏时卵内的应用实例:出雏时应用益生菌能够起到明确的免疫调节和保护作用,与疫苗联合使用时有协同作用;在孵化期间在卵内使用时,能够改变基因表达,但没有明确的作用。

在谈到肠道部位与家禽生产的关系时,Petri博士说:“空肠对饲料转化率很关键,回肠则对充分的免疫系统发育很重要,而盲肠则是人类病原菌的潜在‘储蓄库’,因此要尽可能利用益生菌使它们在盲肠中定植,从而阻止有空的的定植”。

Petri博士最后总结道:肠道的发育依赖于肠道微生物的定植;肠道微生物将会持续影响动物的免疫系统,如果猪和家禽在生长早期肠道菌群没有正确的定植,那么它们的免疫系统将不能对疫苗产生应答或则应答很弱;有害菌的早期定植会导致肠道的持续问题,生长早期肠道发育尚未成熟,它无法驱除有害细菌,因此需要采取合适的措施——如使用益生菌。

31日亚洲营养论坛分会场

10月31日上午,亚洲营养论坛进入第二天。论坛分设两个分会场,分别为畜禽分会场和反刍分会场。

畜禽分会场由百奥明中国畜禽商务总监何金明博士主持。

畜禽分会场共有三位专家发表了演讲,首先是来自中国台湾的国立屏东科技大学蔡信雄教授报告了“几种猪免疫抑制疾病的防控”。

蔡教授围绕“免疫抑制性疾病的产生机制、猪场常見的免疫抑制因子、霉菌毒素影响肠道免疫、丁酸在动物消化道中的作用机制”等几个方面进行了阐述。蔡教授说,猪场中的免疫抑制因子分病原因素、营养因素、霉菌因素、应激因素、药物因素和遗传因素;其中病原因素又分病毒性、细菌性和原虫性;病毒性因素包括蓝耳病、圆环病毒、伪狂犬病和猪瘟;细菌性包括支原体、附红细胞体。蔡教授接着详细介绍了PRRS与支原体、PRRS与内毒素、PRRS与革兰氏阴性菌之间的关系及对猪的影响(图31)。在介绍蓝耳病引起免疫抑制的机理时,蔡教授解释了PRRS引起母猪免疫抑制好发在繁殖后期(怀孕70天~114天)以及PRRSV中和抗体延迟产生的原因。

在谈到PRRS与支原体的关系时,蔡教授说,暴发PRRS的猪一旦感染支原体,其死亡率将会提高,日增重和育成率均会降低,料肉比增加。PRRS病毒一旦感染细菌,在选择抗生素时一定要用抑菌剂,千万不能用杀菌剂,因为杀菌剂将细菌杀死后,死菌排出的内毒素会使疾病加重。

在谈到PRRS的免疫接种时,蔡教授指出,台湾最先推荐的是活苗,经一年左右的应用,发现活苗存在毒力回归、排毒、交叉保护差和持续感染四大问题,因此早期在台湾活苗一般用于种猪,肉猪不用。如果接种活苗,蔡教授建议健康母猪在配种前6周用活苗进行免疫,生下的仔猪则在1日龄时实施喷鼻免疫。蔡教授随后介绍了PRRS活苗喷鼻免疫的优点:一是可以最大限度避免母源抗体的干扰,二是能够建立良好的黏膜免疫力,因此能够高效专一地阻断PRRSV野毒水平传染。蔡教授强调了喷鼻与滴鼻的差异:喷鼻的疫苗呈雾状,而滴鼻时疫苗呈水滴状,很容易产生应激等(图32)。

蔡教授说,至于灭活苗,在PRRS阳性猪场,是作为治疗性疫苗使用的——可以提升分娩率、断奶仔猪数和小猪的健康状况;如果应用在PRRS阴性猪场接种PRRSV死苗,则无法防止野毒的感染造成母猪的繁殖障碍以及胎儿的先天感染;另外,对生长猪及公猪也存在相同的问题:无法降低因野毒感染引起的病毒血症、精液排毒和呼吸症状。蔡教授还介绍了台湾一公司研发PRRSV亚单位疫苗的情况,攻毒后的保护率可以达到70%以上,高于自家苗40%~60%的保护率。

接着,蔡教授介绍了霉菌毒素对猪肠道免疫的影响。他以伏马镰孢毒素、呕吐毒素为例讲解了影响的原理,并指出百奥明的霉菌毒素脱毒剂在预防霉菌毒素对动物的影响上有很好的效果。蔡教授随后介绍了丁酸和绿豆篁、板蓝根、牛樟芝等植物提取物对猪肠道健康的影响。

最后,蔡教授从PCV-2的流行病历史、免疫抑制产生的原理、在猪体内的排毒情况(鼻腔排毒70天,血液带毒140天,粪便排毒70天,精液排毒90天,唾液排毒98天)、PCV感染引发的病症(如PMWS、新生仔猪先天性颤抖、猪增重性坏死性肺炎、猪音质性肺炎、猪皮炎肾病综合征、PRDC)、病变和临床表现等等方面,介绍了病毒性免疫抑制因素PCV。蔡教授在介绍中,特意重点介绍了最新发现的PCV-3病毒(图33和34):

在谈到PCV的预防时,蔡教授指出:以PCVD猪的肺脏或淋巴组织为材料经灭活后制成的自家疫苗,虽然能够使仔猪的死亡率降低3%~20%,但因所用材料的小组织块中可能有野毒的存在,也可能有其他病毒的野毒存在,因此使自家苗的安全性和合法性堪忧。另外,由于PCV与其抗体同时存在,故用抗血清进行治疗,其安全性同样也是个问题。最后,蔡教授建议:后备母猪于配种前6周及怀孕80~90天各接种一次,这为基础免疫;经过基础免疫后的母猪,往后在怀孕80~90天,再接种一次。对于哺乳仔猪,则在3周龄接种一次。蔡教授强调:根据基因树的亲缘关系图,PCV-2的疫苗与PCV-3之间,并无强力的交叉保护作用。

丹育贸易有限公司的Frederik Berg Jensen继蔡教授后作了报告,他报告的题目是“丹麦猪场管理模式(北欧农庄)实例分析”。

Frederik首先介绍了丹育种猪场、北欧农庄生猪养殖场以及北欧农庄五图河分公司和沭阳分公司的概况。随后从员工的培训开始介绍猪场的管理,他说,他们公司对员工是否有养猪经验并不看重,他们认为没有经验反而能够更好地执行公司的指令;当然要做到这点,给予员工优质的基础培训是关键,培训内容包括健康(检查)、饲喂、动物福利和用药等等。他们要求员工在实践中学习,不怕员工犯错误。

Frederik随后以5,000头母猪的猪场为例,从生产计划、各岗位工作计划、饲料要求(图36)、饮水要求(图37)、设备(如粪污热能回收系统、正确的通风系统)要求(图38)、健康控制(图39)等方面介绍猪场的总体管理要求。接着,他详细地介绍了产房管理、保育管理的要求。

在介绍产房管理时,Frederik强调说,奶妈母猪以第一胎或第二胎的母猪为好,因为高胎次母猪的体型过大,乳头也大,对新生仔猪的照顾也不如低胎次母猪细微。体况好,有足够多的有效乳头也是选择奶妈母猪首先要考虑的因素。Frederik说,产房非常温暖,有很好的环境状况,各种设备运行正常,饲喂人员接受严格的培训等五个要素如果能够满足,那么产房管理就成功了一半。Frederik反复强调:你照顾好母猪,母猪就可以帮你照顾好小猪!

在介绍保育管理时,Frederik说,他们根据仔猪周龄和体重的差异,将保育仔猪按保育3-5、保育5-10、保育10-20和保育20-35四种类型的群体分别进行管理,每一种群体均根据各自的生长特性,给予能够满足其生长需求的营养;另外,霉菌毒素脱毒剂在改用百奥明的产品后,仔猪的性能也有所提高。

百奥明新加坡亚太区产品经理Neil Gannon 博士最后一位报告,题目是“养殖生产中如何优化营养利用率”。Gannon 博士从“影响生产性能和胃肠道(GIT)健康的因素、什么是营养节约和营养节约的实用方法”这三个方面展开了其报告。

Gannon 博士首先分析了影响动物饲料效率的因素(图41),这些因素并非孤立起作用的而是联合起来共同作用,最终威胁到肠道健康。

Gannon 博士说动物摄入的饲料,主要用于维持需要、生长和繁殖需要(肉奶蛋毛、胎儿);在理想情况下用于非生产性目的或代谢损失以及通过粪便排出的营养非常少,而在非理想情况即实际生产情况下如果这一块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此时维持需要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即在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非生产性损失增大的情况下,生产所需的营养供应就会降低,此时就产生了一个实用性的“营养节约”的定义。节约即是为达到特定的目的而“释放”或“节省”一部分的营养。其主要目的是:优化胃肠道环境,确保更多的营养为了生产目的被消化、吸收和利用,减少营养用于非生产性过程或被排出。

Gannon 博士指出,导致营养代谢损失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配方问题;所用饲料原料的种类和质量;应激及免疫系统激活;上述原因的叠加和协同。而动物机体内营养利用的优先次序为:胃肠道→维持需要→体温调节、生理活动(包括炎性反应)→生长与繁殖→其他,从这我们可以发现只有在前几项的营养利用有剩余的情况下,动物才能将营养用于生长和繁殖。

Gannon 博士随后详细分析了配方(氨基酸配比不平衡以及限制性氨基酸水平,能量/氨基酸比例不平衡,营养过剩或过低,针对哪种动物)、原料(种类和质量,是否存在抗营养因子、霉菌毒素,酶和“有帮助成分”的应用)、应激及免疫系统激活等方面常常容易发生的问题,随后提出了解决上述问题的措施——应用酶制剂、酸化剂、霉菌毒素脱毒剂、寡糖类产品、益生菌、益生元和合生元和植物提取物等饲料添加剂,并重点介绍了利用益生菌和植物提取物达到营养节约的方法。

Gannon 博士说,植物提取物具有抗氧化、抗炎、促进肠道分泌和抗菌作用,它还可以提高氨基酸的消化率(图42),改善肠道菌群平衡,减少肠道炎症,最终实现节约营养的目的(图43)。

在介绍益菌的营养节约方案时,Gannon 博士介绍了益生菌的作用机制(图44),随后他以应用Digestarom®选择饲料成本管理方案为例进行说明(图45)。

Gannon博士说,标准日粮添加Digestarom®可以改善肉鸡生长率和FCR,在营养含量下调的日粮配方中添加Digestarom®可以恢复肉鸡的生长率,即起到营养节约效应。

反刍分会场由百奥明中国反刍商务总监徐怀南博士主持。

反刍会场共有五个报告,首先是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的Hugo Ramirez博士,他的演讲课题内容是控制饲养成本,提高效益,他从面临的挑战、分析当年的优势和弱势、奶业的效益指标细解、提高效益的数种可行方案四大方面详细的阐述了如何从饲养角度,让牧场最大限度的基本增效。

在谈到营养饲料时,Hugo Ramirez 博士高度评价了粗饲料的作用,他以玉米青贮为例,对品种选择、玉米生长、收割、运输、储藏、成品等重要环节做了详细的讲解,之后还分析了玉米青贮在围产期饲喂方法和重要影响以及籽粒破碎效果的评估方法。最后,他还着重强调从饲养角度提高奶牛生产性能问题,并提出三点建议:让奶牛有足够的空间,不拥挤;保证奶牛获得足够的能量,而不是动用额外的体脂;奶牛随时可以吃到新鲜有营养的日粮。

紧接着是中荷奶业发展中心秘书长周鑫宇的演讲,演讲内容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国际奶业新周期开始;如何把握中国奶业的深度调整;奶业的发展趋势。周鑫宇首先分析了近些年世界奶价的波动情况,指出全球范围内奶业危机已经结束,新的周期已经开始。其次,他还深刻解读了相关奶业方面的国家政策,也通过一系列事例向大家展示了政府对奶业发展的重视程度,更深入分析中国奶业结构的深度调整,指出牧场未来的发展方向。然后,周鑫宇着眼大局指出未来奶业的发展趋势:未来中国奶业发展优势区域、培养优质的犊牛、乳肉兼用牛的发展思路、建立国际合作平台、智能化走进牧场,通过这几个大方向的指引,为在座嘉宾提供了重要的经营思路。

美国奶牛健康与管理服务公司执行合伙人Mark Thomas博士作了牧场如何监控和作出决策的精彩报告,Mark Thomas 博士详尽的介绍了子宫炎、乳房炎、蹄病、真胃移位、酮病、难产、胎衣脱不下、产后瘫等常见产后疾病的相互作用关系,他提倡牛场精细化管理:利用技术来衡量个体动物的生理,行为和生产指标,以改善管理策略、提升牧场效益,其中包括牛群测量、设备、粗饲料生产等环节。接下来,Mark Thomas 博士着重提到了两个词语:技术和数据。他认为,牧场要提前监控,依靠精准的数据来检测牛群发展趋势并将风险降低到最小化,然后讲解了如何利用几个重要数据分析牛群变化以及各种情况的应对方法。他还通过课件向在座各位展示了技术对奶牛场发展的重要意义,通过对比指出大型牧场、高产牧场都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技术的采用。

接下来北京楷行咨询公司合伙人、阿拉钉平台主要设计和运营者王智作了牧场工业化管理最佳实践的报告。他首先介绍了楷行咨询公司的发展历程和各阶段成就,他言道,楷行是以营养为核心,提供体系化建设服务,近几年服务区域迅速覆盖全国主要养殖区域,现已经开启牧业服务大数据时代。之后,他向大家展示了阿拉钉——牧业大数据平台,表示数据是牧场的第一生产力,而阿拉钉平台是楷行咨询多年来的服务理念与经验的浓缩。他提出,牧场要采用工业化管理的模式,他认为,牧场的运营管理是一个整体,因此牧场的任何一个问题都是系统问题,不应该也不能够依靠一条线的力量去解决,牧场要建立科学的业务流程,制定专业、严谨的操作规范,提升牧场的执行力,系统的处理牧场中的问题,以专业的团队服务让牧场运营更规范、更有条理。

最后是百奥明奥地利全球产品经理 Timothy Jenkins博士的演讲,课题为霉菌毒素对奶牛生产的危害及防控措施,他首先向大家展示了2017年百奥明亚洲霉菌毒素污染普查结果:中国的霉菌毒素污染程度不容乐观,其主要污染是呕吐毒素和玉米赤霉稀酮。它会从多方面威胁奶牛健康和牛奶品质如:奶牛感染疾病的风险增加、影响瘤胃功能、降低奶牛生产性能及影响繁殖、影响牛奶蛋白质、脂肪的含量等,中国牧场应该对此引起足够重视,检测和使用能有效处理多种毒素和内毒素的产品解决霉菌毒素污染问题。他详细的讲述了几种霉菌毒素的形成原因和作用机理,带领大家清晰、全面的认识了霉菌毒素。Timothy Jenkins博士讲解了牧场霉菌毒素的防控措施,他通过从高风险的原料、粗饲料和谷物的品质、霉菌毒素的检测、仓储环境、饲料卫生等多个环节的改善来最大限度的防控霉菌毒素的污染。

Timothy Jenkins博士从分子结构上分析霉菌毒素,不同霉菌毒素分子结构不同,必须采用不同解决措施!黄曲霉毒素等可以被吸附,因此采用优质矿物吸附剂可有效解决,百奥明公司经过严格筛选,进行大量试验,从三百多种材料中选择出高效吸附黄曲霉毒素、同时吸附营养很少的成份!对于玉米赤霉烯酮、呕吐毒素等毒素来说,由于分子结构不同,很难被吸附剂吸附!百奥明采用获得专利保护的生物转化措施,通过酶解可以有效降解这两大类毒素!全球五百多种脱毒剂里,只有三种产品或成份通过了欧盟的严格认证,全部来自于百奥明公司!百奥明将通过持续的科研投入,在霉菌毒素方面继续进行深入研究,同客户一起推动中国奶牛事业的进步与发展!

报告结束后,百奥明亚太区总裁Marc Guinnement进行了大会闭幕致辞。他在致辞中说:蛋白质作为稀缺的资源,未来20年将会有45%的增长与需求。资源的紧缺,包括土地、水源等,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机会,我们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提高这些资源的利用率,以能够满足我们对肉类需求的增加。另一方面,除了数量需求的增长外,对质量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相关的法规条例的越来越多,要求动物生产透明化、动物福利、减抗和禁抗。我们的一些饲料添加剂能够取代抗生素,并帮助动物在减抗禁抗的条件下维持并提高它们的生产性能。我们百奥明还能尽最大的努力,提供酸制剂、脱毒剂等产品,帮助人们解决生产中的一些问题。

大会圆满落幕。百奥明将继续秉承优良的企业文化,继续为全世界120多个国家的客户提供从田野到餐桌的一系列健康安全、科学有效的食品与饲料产品的全球化服务与解决方案。 在今天,无锡新工厂的启用象征着公司在当地将近二十年的业务发展历史中的又一座里程碑。我们充分相信,在中华大地的这片热土上,百奥明的事业也将会迎来一次全新的腾飞。百奥明的明天一定会更加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