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百奥明原料与饲料霉菌毒素检测报告

前言:

物竞天择,显微镜下各种形态的霉菌,选择喜好的原料安家扩繁,增殖过程中顺便制造些霉菌毒素。不同原料,不同气候条件下,各种原料在生长与存贮中累积的霉菌毒素种类不一,借助于简单试纸条或复杂仪器,霉菌毒素的复杂性逐步变得简单、有规律可循。检测不再是大网捞鱼,应用数据指导原料采购与饲料品控的价值越来越得到认可。

2018年秋季北京以南产区玉米出现伏马毒素大幅升高现象,这是年度新看点。东北玉米中呕吐毒素强势存在,隐蔽霉菌毒素以15-乙酰基呕吐毒素为主,玉米赤霉烯酮有升高趋势。小麦与麸皮中呕吐毒素是主角, 配角玉米赤霉烯酮有升高趋势。猪、禽料中呕吐毒素、伏马毒素和玉米赤霉烯酮多年以来都是主要问题,黄曲霉毒素时隐时现,这主要是与应用北京以南产区玉米有关。各种类原料霉菌毒素特点不一,详细数据请阅读本年度霉菌毒素报告。

1. 样品与检测

2018年百奥明委托ROMER实验室进行18种霉菌毒素检测,方法为LC-MS/MS串联质谱,分析样品2184份;同期百奥明应用ELISA方法检测四种主要霉菌毒素,分析玉米、小麦等样品156份。总计分析样品2340份。

18种霉菌毒素包括,黄曲霉毒素4种,玉米赤霉烯酮,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5种,单端孢霉烯族毒素A族4种(T-2毒素、HT-2毒素、蛇形毒素、新茄病镰刀菌烯醇),伏马毒素3种和赭曲霉毒素A。黄曲霉毒素总量用AFB1+AFB2+AFG1+AFG2进行计算;伏马毒素用FUMB1+FUMB2+FUMB3进行计算,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应用呕吐毒素、3-乙酰基呕吐毒素、15-乙酰基呕吐毒素,雪腐镰刀菌烯醇、镰刀菌烯酮合并计算。

霉菌毒素水平超过设定数值即判定为阳性样品,根据以往统计惯例,阳性样品设定限值如下:黄曲霉毒素为1ppb;玉米赤霉烯酮32ppb;呕吐毒素为50ppb;伏马毒素为100ppb。样品分类与数量见表1。

2. 2018年秋季玉米普查

2018年共采集秋季新玉米216份,主要来自大中型饲料与养殖企业,少部分来自收粮点。数据见图1、表2。

2018秋季玉米霉菌毒素趋势变化小结:

2.1呕吐毒素(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中最主要的一项):与2017年相比,辽宁吉林黑龙江玉米中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毒素保持了高污染态势。北京以南的三区域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污染压力降低。玉米中隐蔽的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主要是15-乙酰基呕吐毒素,资料显示,15-乙酰基呕吐毒素的体内毒性基本等同于呕吐毒素。对于单端孢霉烯族毒素A族来说,T-2毒素、HT-2毒素、蛇形毒素未出现在2018年秋季玉米中。

2.2伏马毒素:属高污染几率,高污染程度类型。辽宁吉林玉米伏马毒素高于2017年,趋势明显。与2017年比较,鄂苏皖略降,河南升高、河北山东大幅升高。伏马毒素污染态势正在逐年放大,其危害隐藏较深,需要提起高度重视。

2.3玉米赤霉烯酮:从阳性率与阳性均值两方面来考量,辽宁吉林黑龙江玉米中玉米赤霉烯酮污染压力高与2017年。与2017年相比,鄂苏皖与河南玉米赤霉烯酮阳性率与阳性均值都降低,河北山东玉米赤霉烯酮阳性率降低,阳性均值升高。

2.4黄曲霉毒素:辽宁吉林62份玉米有2份黄曲霉毒素高于20ppb, 另外有5份处于1-20ppb之间,提示黄曲霉毒素污染有向北延伸态势。与2017年比较,鄂苏皖(远高于50ppb限值,数据未列出)和河南的黄曲霉毒素污染压力略降,河北山东黄曲霉毒素污染压力大幅升高(2017年阳性率6%,阳性均值17ppb)。玉米产区从北向南,黄曲霉毒素污染几率、污染程度逐渐走高。高黄曲霉毒素增加了饲料产品毒素超国标限定的风险,以及对抗黄曲霉毒素策略升级的问题。

2.5赭曲霉毒素A:2018年秋季玉米中未检测到赭曲霉毒素A。

3. 2018年原料霉菌毒素污染情况

3.1玉米、小麦/次粉、麸皮,豆粕、花生粕

玉米中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呕吐毒素为代表)、伏马毒素污染最普遍,同时玉米赤霉烯酮和黄曲霉毒素也是高污染毒素;污染严重程度因产区与采购监控不一,批次差异大,提请注意的是,一次严重污染或者经常性的中高风险霉菌毒素摄入,就足以放大养殖场的健康隐患。小麦/次粉与麸皮中呕吐毒素是主要问题,而且批次差异很大,玉米赤霉烯酮的污染率与严重程度有上升趋势。花生粕的污染集中在黄曲霉毒素一项,污染率高,污染程度超预期,建议采购前检测。此外,花生粕中存在中低量赭曲霉毒素A污染。近年豆粕中霉菌毒素污染相对较轻,可以适度减少对豆粕的检测。具体数据分别见图2、表3。

3.2 DDGS与玉米副产品

玉米副产品大都存在霉菌毒素污染风险,DDGS和玉米蛋白粉中四种霉菌毒素都具备,而且是污染率大,污染程度高,尤其是伏马毒素与玉米赤霉烯酮更是如此,所以仅仅检测呕吐毒素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玉米蛋白粉如果检测重点放在呕吐毒素上方向就偏了。具体数据见图3,表4。

3.3苜蓿、青贮、压片玉米、棉籽/棉粕

苜蓿: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与伏马毒素虽有高阳性率,但污染程度不高。黄曲霉毒素与玉米赤霉烯酮风险相对较低。

青贮: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伏马毒素和玉米赤霉烯酮都处于高污染率,高污染程度,是霉菌毒素风险压力大的原料。而牧场最为关注的黄曲霉毒素的污染率和污染程度都非常低。

压片玉米:玉米赤霉烯酮和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存在霉菌毒素风险压力,伏马毒素风险低。黄曲霉毒素风险未检测到,可能是选用东北产区玉米的原因。

棉籽/棉粕:阳性率低,风险存在于黄曲霉毒素,而且有高值出现。对于黄曲霉毒素严苛要求的奶牛原料来说,此原料的黄曲霉毒素建议必检。具体数据见图4,表5。

4. 2018年饲料霉菌毒素污染情况

4.1 猪、禽饲料

三大霉菌毒素是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呕吐毒素为代表)、玉米赤霉烯酮和伏马毒素。猪、禽饲料存在小比例的黄曲霉毒素污染,推测主要来自北京以南产区的玉米。从污染分布图,可以看出,饲料(大型企业的自配自用饲料为主)中霉菌毒素超标(GB-13078)的比例不算大,但大多是2-3种霉菌毒素同时处于霉菌毒素中高等风险水平(参照百奥明霉菌毒素中等风险建议值)。在这里面,最主要问题是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呕吐毒素为代表)与伏马毒素, 接近1/3的饲料还存在玉米赤霉烯酮和黄曲霉毒素污染压力。具体数据见图5,表6,图6,图7。

大中型企业通过原料选择、不同原料比例控制、针对性的霉菌毒素脱毒剂的措施进行综合防控,霉菌毒素风险可控目标正逐步实现。

4.2 奶牛精补料与TMR

黄曲霉毒素从饲料转化到牛奶里的转化率可以达到2-6%,无论牧场还是饲料企业越来越重视饲料中黄曲霉毒素的含量,对各种饲料原料的把控都非常严格。从本年度报告的图8、表7数据来看,尽管在奶牛精补料和TMR中检测出黄曲霉毒素,但是污染率和污染程度都较低。奶牛精补料、TMR中污染几率最高的是单端孢霉烯族毒素B族、伏马毒素和玉米赤霉烯酮,污染程度多处于中等风险水平,高污染的情况也时有发生难以完全规避。

玉米、玉米青贮以及玉米副产物(DDGS),是奶牛精补料和TMR日粮配方中的重要原料,而这些原料的霉菌毒素压力较大(见表3,4,5),导致奶牛精补料和TMR日粮中呕吐毒素、玉米赤霉烯酮污染率和污染程度很高,这两种毒素与奶牛繁殖性能、生产性能关系密切,牧场或饲料企业在采购原料时,除黄曲霉毒素外,也应该关注呕吐毒素、玉米赤霉烯酮污染情况,并采取相应措施,比如制作青贮时增加留茬高度等。

5. 多种霉菌毒素分析的看点

应用高端仪器进行多种霉菌毒素检测,例如ROMER实验室的18种霉菌毒素检测,可以快速的发现目标物,对生产者来说,是增加了很多陌生的名字。这些霉菌毒素包含隐蔽霉菌毒素,例如15-乙酰基呕吐毒素以前不属于常规检测(ELISA,HPLC方法)范围,但其毒性基本等于呕吐毒素,被定义为隐蔽霉菌毒素。玉米中以15-乙酰基呕吐毒素出现最多,小麦中3-乙酰基呕吐毒素、15-乙酰基呕吐毒素、雪腐镰刀菌烯醇出现频率都很高。赭曲霉毒素A多出现在花生粕与粗料中。T-2毒素、HT-2毒素,新茄病镰刀菌烯醇在目前常规检测的各种原料中出现很少。在百奥明欧洲实验室Spectrum® 380项目的600多种霉菌毒素检测中,麦角碱检出频率也不算高,目前认为国内猪禽料中暂时不必过多讨论麦角碱。

6. 小结

借助于多种霉菌毒素分析,可以确定,当前国内饲料和原料中主要霉菌毒素还是呕吐毒素、伏马毒素、玉米赤霉烯酮和黄曲霉毒素。建议常规检测与品控都以此为基础展开,不同原料霉菌毒素种类不一,不必每种原料都监测四种霉菌毒素,有侧重的监测就能够满足生产需要了。